李安騰在鷹之夢高爾夫學院練球。張瑜珊袁也淳陳澤山川劉思言袁也淳(左三)與馮珊珊(左二)、布莉塔尼·林西科姆(右一)等人一起參加配對賽。圖/Claire提供
  (上接特25版)
  成績儘量平均A等
  陳澤山川希望自己成為“球霸”+“學霸”,他的目標是,讀完大學再打職業
  雖然,沒有在加拿大進行非常系統的訓練,但是,學球快9年的陳澤山川卻是個不折不扣的高手。2011年,陳澤山川回國參加了大概5場比賽,並且,在第7屆沃爾沃中國青少年高爾夫冠軍賽上,擊敗了自己的好朋友竇澤成,獲得了參加2012年沃爾沃公開賽的機會。第一次參加沃爾沃公開賽,陳澤山川因為準備不足沒有晉級,讓這個少年至今耿耿於懷,“要是準備充分說不定就能離晉級線更近一點了。”因為在美國的青少年比賽中表現優異,陳澤山川去年10月份就被美國芝加哥洛約拉大學高爾夫校隊的主教練凱爾(Kyle)看中,今年8月份他就將到洛約拉大學上學,並且代表校隊參加美國大學生聯賽(NCAA)。美國的大學生聯賽分DivisionⅠ、Ⅱ、Ⅲ,三個等級,洛約拉大學參加的DivisionⅠ是最高級別的比賽。
  美國大學高爾夫校隊的教練一般都會去學校附近的比賽或者大型的青少年比賽中觀察有希望進校隊的選手,甚至,有些實力比較強的校隊會提前一兩年挑選出自己心儀的球員。想進大學的球員也可以通過電子郵件,將自己的簡歷和個人成績發給大學的教練,如果教練對球員感興趣便會去觀看球員的比賽。陳澤山川去年就給很多校隊教練發送過自己的簡介,凱爾觀看了陳澤山川兩三次比賽之後,決定跟他簽訂入學的意向書。在美國,簽訂意向書之後球員就不能改變主意去別的學校了,當然,意向書中也會包含一些別的附屬條件,比如球員要保持自己在中學的學習成績等。
  陳澤山川有一個目標,就是大學畢業後能打職業比賽,拿到美巡賽的全卡,站在名人賽的舞臺上。談到為什麼要完成大學的學業之後再轉職業,18歲的陳澤山川覺得任何時候教育都應該是排在第一位的,畢竟,能打職業並且打出好成績的是站在金字塔塔尖的那部分人,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如願以償,當自己的職業夢想不能實現的時候學歷會派上很大的用場。如果不上大學,他的人生道路可能會被僅僅局限在高爾夫這一條道路上,很難有其他選擇。儘管練球占用了很多時間,但是,陳澤山川的功課照樣不會落下,他會讓自己的成績儘量保持在平均A等的水平,成為一個打球好的“學霸”。
  袁也淳在美國的鷹之夢(Eagles Dream)高爾夫學院學球,他也有跟陳澤山川一樣的想法。袁也淳在奧蘭多當地一所私立高中上學,學業負擔要重於一般的公立學校。為了支持袁也淳打高爾夫,學校同意讓他上午上課,下午訓練,有些課程也可以在網上完成。甚至,因為比賽落下的課老師也會幫他補上,這樣,既保證了他的學習成績,也不耽誤他的高爾夫訓練和比賽。打職業賽對袁也淳來說是大學畢業之後才會考慮的事情,先上大學,在大學聯賽中鍛煉自己才是他當下的首要目標。
  不想被逼學鋼琴
  鋼琴、素描、長笛、游泳和跆拳道,張瑜珊小時候學
  過很多項目,高爾夫她最後接觸,卻是最終的選擇
  身強體壯的袁也淳,1997年出生於遼寧大連,2007年開始打球。當時,大連的球場數量有限,由於冬天北方的寒冷天氣,很多球場到了12月份便會封場養護,到了來年3月份以後才會陸續開放,袁也淳下場的機會很少。另外,國內的青少年比賽也不多,比賽地點往往比較遠,加之沉重的學業負擔,袁也淳的練球機會比較有限。袁也淳來美國之前獲得過2010年的中信青少年總決賽冠軍,但是,來美國之後仍然要從最低級別的比賽開始打起,現在他已經有資格參加美國青少年高爾夫球邀請賽(AJGA)了,並且獲得過多個青少年比賽冠軍。
  跟袁也淳同齡的張瑜珊,2006年開始接觸高爾夫。那時,張瑜珊的爸爸也才學球一年,因為對高爾夫入迷,每天練球到很晚才回來。張瑜珊看到以前是個大胖子的爸爸練球瘦了30斤,很好奇什麼運動能讓他產生這麼大的瘦身效果,在周末的時候跟著爸爸去了一次練習場。剛開始,張瑜珊只是拿著爸爸的球桿瞎掄,但是,看到有些同齡的小孩打得很好,能將球打出很遠的距離,她嚷嚷著要學高爾夫。
  張瑜珊的爸爸幫她買了一套兒童球桿,還幫她報了青少年高爾夫夏令營。其實,張瑜珊當時要求學高爾夫的主要原因是,不想被媽媽逼著學自己不喜歡的鋼琴。她從3歲的時候便開始學琴,一直彈到12歲自己宣佈要成為一名職業球手,才放棄鋼琴一心一意打球。張瑜珊小的時候學過很多東西,除了鋼琴外還有聲樂、素描、長笛、游泳和跆拳道,高爾夫是她最後接觸的,但卻是最終選擇的項目。
  張瑜珊的父母剛開始的時候覺得女兒跟大多數同齡人一樣,只是把高爾夫當做一項可以鍛煉身體的愛好而已。直到那天練完球,12歲的張瑜珊告訴父母,自己希望以後成為一名職業高爾夫運動員。張瑜珊告訴父母自己真的很喜歡打高爾夫,而且,教練也覺得她很有天賦,可以在高爾夫的道路上取得不錯的成績。張瑜珊記得那天晚上回家後,父母在隔壁房間一直商量到深夜。張瑜珊的爸爸對女兒充滿信心,決定好好培養自己的女兒,幫她圓夢。
  張瑜珊記得小時候,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到練習場跟小朋友們一起練球,最得意的事情就是每天下午因為練球不用上課,同學們用羡慕的眼光看著她的感覺。後來,為了能給女兒更大的發展空間,有著美國留學經歷的父親決定把張瑜珊送到美國去學球。一心想打職業比賽的張瑜珊也對美國之行充滿期待。張瑜珊的父親最喜歡的球員是美國的扎克·約翰遜(Zach Johnson),有一天,他在網上瀏覽扎克·約翰遜的新聞,無意間看到約翰遜的教練麥克開辦的高爾夫學院。張瑜珊的父親仔細地瀏覽了麥克·本德高爾夫學院的網站,發現這裡的環境設施和教練水平都很不錯,於是,他就給學院發了封電子郵件,告訴他們想讓自己的女兒去麥克那裡學習高爾夫。
  一年約花40萬元
  袁也淳在奧蘭多一年的花費是:33000美元的訓練費,19800美元的吃住費,14000美元的私立中學學費,總計約合40萬元人民幣
  張瑜珊2012年來到美國,她的主要花費是一年2000美元的球場費用,一個月1700美元的吃住費用,一小時175美元的教練課和一小時30美元的體能課。但是,相對於這麼好的練球環境和優秀的教練水平,張瑜珊覺得這些收費都很合理。
  已經在美國學球將近兩年的張瑜珊,最大的感觸就是美國的高爾夫練球環境好,讓她對高爾夫愛得更深了。張瑜珊在美國練球都是使用真草練習場,學院的各項練習和體能設施都很齊全,而這些在國內很難實現。除了環境,張瑜珊認為中國和美國高爾夫訓練最大的差別體現在教練水平上。張瑜珊說:“因為,高爾夫在國內起步時間太晚,只有30年的發展時間,雖然國內的教練都很努力,但是理論和經驗都不豐富,只能給出千篇一律的訓練方法。而美國的教練可以根據不同人的特點進行教學,制定適合的訓練方法。”
  張瑜珊在美國最激動的事情就是經常能看到麥克的大牌學生過來學球,扎克·約翰遜就曾在她的面前練習揮桿。曾經打破歐巡賽最年輕晉級紀錄的香港選手黑純一也是麥克的學生,因為都是中國人,所以張瑜珊跟他很熟絡,她跟胡點典都親切地稱呼黑純一為“大師兄”。
  袁也淳和李安騰在奧蘭多的另外一個高爾夫學院——鷹之夢高爾夫學院學球。作為鷹之夢的全日制學員,袁也淳每年要交33000美元的訓練費和19800美元的吃住費,另外,在當地私立中學上學的他需要交14000美元的學費。鷹之夢高爾夫學院為全日制學生制定了詳細的時間表安排他們的訓練、學習和生活。每天有半天的上學時間,4個半小時的高爾夫訓練、1個小時的體能訓練,另外,還有45分鐘的任選體能訓練。袁也淳說,他在國內學球的時候完全是苦練動作,來了美國之後才發現想打好高爾夫很多方面都需要提高,體能、心理還有瑜伽的訓練都是必不可少的,而鷹之夢高爾夫學院能滿足他所有對這些訓練的要求。
  (下轉特28版)  (原標題:美國跳板(2))
創作者介紹

jacky cheung

rk64rkyd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